Menu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 护理园地
市人民医院隔离病房护士的“十个日夜”
时间:2020-02-04 点击数: 字体: 发布来源:本站原创

 

 

因为一场来势汹汹的疫情
许多医务人员日夜坚守在一线
在德州,还有这样一群白衣天使
身处疫情风暴的中心
与病毒进行着面对面的搏斗
他们就是隔离病区的医务人员们
他们奋力扼住病魔的咽喉,向所有德州人宣告
只要大家挽在一起,就一定能守护好德州
本报记者连线部分隔离病区医务人员
讲述隔离病区里的感人故事
QQ图片20200204212759.jpg

人民医院胸外科 护师

索肖


 

 

 

2月3日,索肖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直到下午两点半,她叮嘱好第二梯队的同事,关上隔离病房的门,脱下防护服,回到宿舍,才终于回复了记者的消息。此刻,距离她首次走进隔离病房,已经过去了整整10天。

 

索肖是德州市人民医院胸外科护师,也是第一批走进隔离病区的几名医护人员之一。从大年初一起,她就一直工作在隔离病房。

辛苦——

“三级防护我能穿六七个小时。”

隔离病房的工作特别辛苦。

在这里,所有的医护人员按照三级防护要求穿着防护装备,在对患者进行日常护理的同时,护士还要对病房进行消毒、处理医疗垃圾、清理患者排泄物、帮助患者进行心理疏导……穿上防护服,他们没办法喝水、吃饭、如厕,甚至打电话、回微信都不允许,因为个人物品不能带进隔离区。

如同网络上的图片一样,长时间戴N95口罩,脸上会出现一道道压痕,索肖也不例外:“只有这样才说明口罩佩戴正确有效。”进隔离病房前,索肖已经经过了培训,可穿上里三层外三层的三级防护装备,身处密闭空间,她仍然憋得受不了。“一开始觉得两个小时都是强撑,现在我穿着防护服呆上六七个小时也没问题。”口罩挡住了索肖的脸,但她眼神中有满满的自豪。

“要求每次工作4个小时,但我们从来没有4小时出来过,总有工作忙不完,所以每天工作时间大概是6小时,下了班就直奔宿舍哪也不去。”索肖家离医院不远,但此刻,普通人已经待的烦腻的家,已然是索肖心里想着,却回不去地方。

温暖——

“患者也是人,我绝不会抛弃他们。”

在隔离病房,护士就像“超人”一样,事无巨细地照顾着患者的饮食起居,因为在这里,患者能依靠,交流最多的也是护士。“有个患者说想吃个水果,我就告诉他,可以让家属来送,我们护士可以带进来,没想到他说他所有的家人都过不来。”索肖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很是感慨,她说,很多人来时孑然一身,身心都经受着挑战,这时候他们孤立无援,更需要照顾。
   “患者也是人,他们也不愿意住进隔离病房,我作为护士,绝不会,也不可能抛弃患者。”紧接着,索肖向上级领导反映了这件事,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,最终给患者带来了苹果和香蕉。“在这里,患者比我们更加焦虑、紧张和恐惧,所以我们作为护士更应疏导患者的负面情绪,帮助他们尽快恢复心情,配合治疗,战胜病毒。”索肖说,每天回到宿舍,同事们都会互相交流患者的情况,也会主动学习相关的护理知识,只为能早一天送他们离开这里。

请战——

只要穿上防护服就永远是“战士”

事实上,早在疫情爆发初期,索肖就递交了请战书,申请驰援湖北。“没有选上我,我还有点失落,后来我想明白了,咱家乡的老百姓同样需要守护。”

 

身在一线,家中孩子必然无法兼顾,这一点,索肖早就想到了,所以她春节前就将孩子送到了齐河老家。“在宿舍也会和孩子视频,说实话也想孩子,但当你穿上防护服,站在病人面前,心里就装不下家人了,满脑子就一件事——护理好病人。”这是索肖的肺腑之言,她说自己的孩子特别懂事,总说有一天妈妈不穿防护服了,就可以回到自己身边做“妈妈”。

而只要还穿着防护服,索肖就还是一名“战士”,她和同事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挡在了病毒和人民中间。

3日,索肖在隔离病房的工作告一段落,考虑到病房实际需求和护理人员的专长,经过商议,最终选定赵长祥、梁亚斌和史建辉作为“第二梯队”。他们经过培训,已经于2日下午和晚上分别“入仓”,接力第一梯队的工作。

“只要病人需要,我随时待命。”索肖说,战斗还没结束,自己盼着赶快回到病房,也盼着患者早点治愈出院,自己再也不用回到隔离病房。



转自:德州晚报